【疫情防控】魏川清:我“扫楼”的这几天

发布时间:2022-03-17  【    】

       313日晚,18名中广核优秀青年响应深圳市委市政府号召,加入志愿者队伍,前往深圳疫情封控区,支援一线战疫,中广核研究院工程师魏川清,就是其中一员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“作为一个持续关注疫情的党员,深知当下深圳抗疫的情况已到了间不容发的紧急关头,党员的天职就应该顶在前面,把自己能做的事做了。”谈自己加入青年突击队的初衷,魏川清说到。如今距离突击队集合出发已到第四天,四天内生活工作情况如何,魏川清讲述了自己和突击队的战疫点滴: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你孙儿肯定比你儿子吃得好!

       来参加突击队前两周,我是家里唯一一个要每天出去工作的人。丈母娘和老婆的公司都因疫情暂时停工了,所以家里带娃的人手相对充足。她们也比较了解我的性格,得知我准备去参加青年突击队时,比较支持我,只叮嘱我千万注意防护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我父母那边住的小区也被封控了,暂时还没找到机会告诉他们,因为父母都比较传统,对疫情的恐惧感比较重,主要是担心传染小孩,所以等他们解封再说吧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在我忙着打包行李的时候,不知情的老爸还在微信上再三嘱咐,疫情虽然严重,娃的伙食不能差,要想办法保证他吃好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我就只能无奈地打个哈哈——你孙儿肯定比你儿子吃得好,你放心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4393268.png

魏川清与父亲的聊天记录

人到中年,重回小学

       集合的消息比较突然,准备得仓促了一些。当时以为就是和出长差差不多,没有酒店,也好歹有个宿舍住吧?就匆匆打包去集合了,结果忘了刮胡子,拍了个胡子拉渣的出发照,现在就是妥妥的“非常后悔.jpg”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大巴很快把我们送到了要服务的小区。小区很大,是一片公租房,我们拿好行李进了小区,但很快又被领着穿过了小区,走上了街道,经过一座中学校区。以为是要住学校宿舍了,可队伍还是没有停留。直到队伍在小学校区停下,才知道终于到了住的地方——小学教室的二楼,教室窗外是荒芜的工地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5020438.png

住宿所在的教室窗外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那一刻,我突然想起了毕业来单位报到的情景:在江苏大厦(中广核研究院原市区办公楼)匆匆一瞥后,很快我就发现车开过了盐田港,开过了大梅沙,开过了葵涌开过了大鹏……此时此刻,果然恰如彼时彼刻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军训的感觉一下子就拉满了

       15人一间屋铺上行军床,大家每人领了一个枕头、一床被子加上盆桶,军训的感觉一下子就拉满了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5239564.png

志愿者在教室铺上行军床

       放下行李,抗疫突击队匆匆赶回小区,被告知今晚就要穿上防护服进封控区“扫楼”,我多少有点意外,本以为会先从简单的物资运送和维持秩序之类的事干起的,没想到上来就要做最难的。不过心情倒是相当淡定——进反应堆厂房穿脱七件套太多次,对这种事习惯了。看着不少年轻同事兴奋、忐忑、不安皆有的面庞,自己已然是中年老师傅的感觉油然而生,五味杂陈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一群人坐在路牙子上,一边看着忙碌的大白一边等待通知,小区的猫非常亲人地跑过来打招呼,可惜不太敢撸——它肯定没做核酸。

等待“扫楼”通知的志愿者们,和没做核酸的猫

       等到半夜,却因为医护人员安排调整而取消了任务,大家只能返回教室,开始休息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在紧急时刻,能紧急参战

       第一晚略微有点难熬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深圳早春如初夏,而疫情却让大家不敢关窗,教室的空调暂时也没开。二楼的热水器还没装好,洗澡需要去一楼排队,中广核的志愿者们半夜一点从小区回来,大多放弃了洗澡,只尽量用凉水清洁一下就躺下了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不过很快,大家发现被子非常非常保暖,一接触就能感觉热量在累积;蚊子非常非常热情,呼嚎着如志愿者般源源不断地从窗外奔赴而来;空间非常非常紧凑,我打开行李箱时,隔壁哥们的床被箱盖子推开了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躺在床上,我在心中回忆了一下抗战回忆录,用信仰给自己的心情回了一波血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其实完全可以理解,福田区甚至深圳市的突然“暂停”,很多条件不可能马上跟上,这也是志愿者服务的意义所在,紧急时刻,能克服困难紧急参战。此时唯有赶快休息,迎接明天的战斗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我的努力“付诸流水,毫无意义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秉持着“崇尚技术 专注技术 依靠技术”的理念,我尝试用行军床和保暖被,构建一个足够自然循环散热结构,大概努力了两个小时,结果终归还是不理想,科研之路确实不会一帆风顺。但令我惊喜的是,前几年运动会发的运动服盖在身上,在这个环境下却是非常合适——不冷不热,终于能让人慢慢睡去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第二天六点醒来,我对吃饱的蚊子们展开了严厉的打击行动——坐在床上不动,十分钟就逮住了四只。旁边哥们说,抓这几只也没用啊,窗户外面要来多少有多少,我回答道,现在抓一只,十四天后咬我们的能少一窝啊,尽力吧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6216362.png

魏川清的手和蚊子的尸体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事实证明,我的努力“付诸流水,毫无意义”。因为无论社区还是集团,很快地把保障工作赶了上来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第二天白天社区收拾出了更多的教室,拥挤的十五人间变成了宽敞的六人间;新装了数台热水器,冲澡终于不是难事;集团买的驱蚊水、药品、零食也一一迅速到位。空调已经打开了,蚊帐也已发到大家手上,基本生活和休息都问题不大了,生活空间初具雏形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6431050.png

生活空间初具雏形

       现在大家就期待着深圳能够早日解封,能够多改善一点伙食品种,吃了三天红荔村,油大管饱,就是蔬菜略微缺乏,现阶段依靠企业赞助的苹果和橙子补充维生素和纤维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饮料的种类倒是越加丰富起来,可乐、橙汁、柠檬茶都有了,在脱下大白后,一口气灌上一大口,确实是人生的享受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一次简单的工前会

       第二天,我们正式投入了抗疫工作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在经过上午的培训后,大家开始了第一个艰巨的任务,进入小区的一栋楼,进行人员核查和核酸核查,俗称“扫楼”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该栋刚在前一天确诊了一位29岁的女生,属于危险级别最高的封控区。没有任何人对工作提出异议,在进行简单的分工后,大家开始领取物资,穿防护服准备进楼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7031260.png

等待被“扫”的大楼

       口罩帽子两手套,衣服面罩加鞋套,正如核岛控制区,又是一个“七件套”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某种意义上说,我还是低估了这身“大白”的威力,核岛连体服与其相比,舒适性高了简直不知凡几。中午的日头挥洒阳光,穿戴完成,还没来得及给大白写上名字,汗水已经顺着脖颈成股流下,超级桑拿,名不虚传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7241362.png

魏川清正在变身大白

       热尚可以忍受,但闷烤的环境下,人的思考速度和反应能力明显大大下降,有时回答队友一个问题需要在脑子里想好几遍——大白降智啊,萌不萌另说,呆是一定呆了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衣服穿好,手机却没有防护服穿,录入身份证和核酸需要一直把手机拿在手里,总不能回来泡酒精吧——估计它撑不到14天,买防水手机套也来不及了。后来还是街道的同志提醒了我们,可以把面罩上的覆膜拿来包住手机,算是应急地解决了一下问题。鉴于出现过暴力对待大白的情况,“注重经验反馈,同一问题不重发。”这是工程师的工作要求,考虑到这边人员复杂,还得做个基本的预案,我们看好了下楼的应急通道并约好了应对措施,简单点说就是“安全第一,有事就跑”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这算是一次简单的工前会了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7404761.png

变身成功

“扫楼”开始!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“您好,我是来核实居住人口和核酸结果的,麻烦准备一下身份证和手机。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“没有身份证?那社保卡也行……小孩的话户口本也可以,这也没有?那出生证明有吗?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“您家现在就两个人住?不不不,被封在里面的保姆/朋友也是要算的,按实际的来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上面这样的对话不断在楼道中响起,逐渐地成为了我们的本能,代替了部分的思考,让高温下有点浑噩的大脑得到了一点放松。实在太热的时候,我们就往身上多喷一些酒精,能够得到短暂的清凉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很快地,汗水在防护服里挥发,将面罩上笼罩了一层雾气,有两个户型门口是一条短走廊——封闭,昏暗。事先取下眼镜的我尚还可坚持,而高度近视的队友已是无法看到满是气泡的手机屏幕了,不得不跑到楼道窗口去透口气,待雾气消散些再跑回来,如此往复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大概是租户较多的原因,部分住户没有加入物业群,大家知悉的消息深度也各有不同,不少人并不知道大白要来查楼,甚至不知道这栋楼已经被封控了,开门见到我们时整个人脸上都写着“紧张”——“啊?有确诊了?就在我们这栋吗?!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而部分人已经准备好了身份证和手机等我们上门,不止一个阿姨向我打听是哪一户确诊了,或者信誓旦旦地指出应该就是旁边邻居确诊了——因为听到他们家半夜被医护人员接走了,而我只能苦笑表示“我也不知道。”(事实上志愿者的确未被告知确诊在哪一户)“您不要担心,密接也是要接走的。”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8028747.png

“扫楼”进行时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一些特别的住户

       也有不少住户比较——特别。比如一对老夫妻,反复强调他们没有孩子,只有一只狗,但狗子不到楼下草坪就不会便便,这已经两天没拉了……能不能帮忙下去遛一下。我们只好表示爱莫能助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再比如,在给一户人家收集信息时,隔壁邻居家里传来了非常严厉的呵骂声,一个中年男人暴跳如雷的形象几乎跃门而出,而正被采集信息的这家人却反应缺缺,可见已是日常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敲开隔壁家的门时,我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,开门的男人却十分仔细地给我提供了所有信息,声音比我这随时准备跑路的大白还客气——他的身后,小孩真一脸无所谓地做着功课。不得不令人感慨,中年人破防的瞬间,往往就在给孩子辅导作业时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直到最后,我的应急预案都没有派上用场,绝大部分的居民都对“扫楼”大白十分配合。花费口舌最多的,也不过是说服一位老奶奶我们真的不是骗子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老奶奶:“你们的证明呢?证件呢?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我:“您看我这包裹得粽子似的一身,啥证明也拿不出来啊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老奶奶:“那你找我要身份证?啊,还要拍照?看一下不行吗?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我:“我们是要拍照录到政府的软件里面去,这样,我给你看我们手机里的志愿者照片……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老奶奶:“政府都有我们信息的,为啥还要你录?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我:“我们需要核实实际居住的人员和核酸情况,您看最近不是有偷渡的,还有代替别人做核酸的吗,这样政府也怕老百姓不安全balabala……(省略说服五百字)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老奶奶:“就算你们是真的,也要小心不要泄露信息了啊,你看你们有身份证有手机号,就可以办信用卡,搞网贷了!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我:“(拍照)好的好的,我们一定小心。”

       帮老奶奶关上门,深刻体会到中国反诈中心的工作卓有成效,了不起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工作持续到晚上八点,我们终于能够脱下防护服,领着自己的晚饭找个人少的地方,默默开吃。其实所有人都已经热得几无胃口,但还是努力吃下在此时略嫌油腻的外卖,以防晚上有其他任务时没有体力去应对。此时,一杯晚餐配的柠檬茶,就真的是黑夜里的光,让整个人身心都得到了抚慰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所幸,这一天的晚上并没有其他安排,所有人回到学校做了核酸,开始结束这一日。很想立即睡觉,但很多事还是必须要做的:排队洗澡,洗衣服,和家里报平安,准备明天的物资,最后涂上集团新送来的防蚊液,躺上自己的小床,记录一下今天的事情和体会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8193243.png

衣服上是盐,上次这样还是去汽轮机厂房呆了一下午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把“严慎细实”作风融入到工作中来

       第一个白天,中广核抗疫突击队18人,用了快五个小时,拜访了封控区楼栋中193户人家,录入了五百余人的身份证与核酸信息。而第二天,我们只用了三个多小时,就完成了防范区三栋楼的“扫楼”工作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在这个过程中,基于我司青年的高素质领悟力和工作文化,能够深切感受到大家的工作效率在实践中极速提升,我们学会了如何快速与住户沟通,如何合理节省和分配体力,如何拍出最容易被系统识别的核酸记录照片,大家有问题及时沟通,互相提供经验反馈,把“严慎细实”的作风和研究院工程师文化融入到工作中来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并非自吹自擂,中广核人的安全意识和对待工作的态度,是经得起考验的,这是一个党旗所向,无所畏惧的优秀团队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后续,“扫楼”工作暂时告一段落,我们准备转入核酸检测的辅助工作,但不排除会再有防控区的核酸核实,我们随时准备着,再变身大白,进入这没有硝烟的战场。

       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8396549.png

http://uepfile/uepcnt/2022/3/202203211649191237.png

中广核人在“疫”线“战场”